歡迎光臨!   請您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綜合新聞社會新聞特別報道鄉土風情薌江新芽健康生活學員練兵場聯盟商家 祖地文化文史博覽公告閩南兒女  

【《徐胡奇案》故事連載】第二回 牛刀小試顯身手 徐胡故意審石獅

2013-08-29 16:15:52 來源:薌城鄉訊報 瀏覽:16659

       原來徐胡新官上任,就迫不及待地深入到城鄉各處去走走看看,體察民情,了解民風。他聽說漳州東門外赤嶺社的關帝廟香火非常旺盛,每天都有許許多多善男信女,不計路途遠近, 絡繹于途, 前往行香朝拜,他就有意親自前往就近觀察體驗。
       這一天,他坐上轎、出了城,來到赤嶺社的關帝廟前。下轎后,他就跟隨香客進廟燒香。一來,因為他緣投(yandao少年英俊),二來,也是前所未有,東鄉十八社的男女老少聞訊都爭著趕來一睹他的風采。
       當時,漳州岳口社有一個叫吳春的賣油郎,年只十八歲,生性有些愚呆。他挑著一擔火油(煤油),也來看熱鬧,可是,人潮如涌,挨挨擠擠(e e keeh keeh 摩肩接踵,非常擁擠),擠不進去。他擔心火油桶被人擠倒,見廟前有一對石獅笑嘻嘻地坐在那里,就將油擔子放下,手撫著石獅,說:“石獅啊石獅,麻煩你照看一下油擔子,我進去看看鬧熱(熱鬧),一會兒便回來。”說完,便擠進人叢不見了,待他回來,油擔子卻不知哪里去了?
       吳春大吃一驚,忙說:“石獅,不要敖力滾(ggao  gun 開玩笑、耍笑、鬧騰)了,快還我的油擔子!”石獅笑嘻嘻,一言不發。吳春急得滿頭大汗,差一點就哭出來,哽咽地說:“油擔被偷,本錢全無,以后如何糊口度日呢?”他越想越可怕,竟坐在地上大哭起來:“徐大人啊,你在哪里呀?我要怎么辦呢?”
       這徐胡上香完畢,從廟中出來,正要上轎回縣衙,聽到有人喊叫,就令差役將他帶來。吳春一見老爺,連忙跪下,將自己如何把油擔子托付石獅看管的經過講了一遍。徐胡見他行為可笑,明顯是個愚呆,心想:這種人確實可憐,如不查究,扶他一把,任人欺侮,今后恐怕無以為生。
      于是,他便想出了一個主意,很認真地問吳春,說:“你這一個油擔子,共值多少錢?”吳春答:“本錢二千八百文,連油籠仔、扁擔、繩索一共三千文錢。”
       “你寄哪只石獅?”徐胡問。吳春指向大門左邊的那只石獅:“就是這只!”
       徐胡走近石獅,看了一看,就用手中的扇子指著石獅,喝道:“石獅,你受人委托,怎敢串通盜賊偷走油擔,害人生活無著,該當何罪?”
       在場觀看的老百姓和衙役都暗笑起來:“縣老爺今天是不是倥勘(kong kam瘋顛、癡呆)了?石獅是石頭雕成的,它怎能聽懂你的話呢?”
       “左右!”縣老爺一聲叫。
       “在!”衙役應道。
       “把石獅押回縣衙門審問!”
       衙役聽了嚇了一跳,吃驚地想:一塊頑石,不能行走,怎能押回衙門呢?可是,縣老爺的話不能不照辦。衙役們只好找來繩索,把石獅縛好,放在圓木棍上慢慢地拉回縣衙門。從岳口街一路走來,路上行人緊緊跟隨圍觀,一陣接一陣,人沓(tap)人(人山人海、多而擁擠);嘩嘩滾(人聲喧嘩嘈雜)。人們紛紛傳告:“石獅犯罪,縣老爺要審石獅啦!”
       徐胡回到縣衙中,馬上叫衙役關閉縣衙的大門,只留一個小門供人出入。門邊放一只大水桶,桶里盛滿清水,要看審判石獅的人,都要向水桶里投入兩文錢,才能進入縣衙。不用說,沒過多少時間,錢已收了好幾桶了。
       當天下午,鼓打三聲,鐘敲三響,徐胡升堂開審。他登堂坐下,叫衙役把石獅拉出來、抬到一個臨時搭建的木臺上。徐胡把驚堂木一拍,大聲喝道:“石獅,你膽大包天!速將你如何在光天化日之下,串通盜賊偷走油擔子的事實,老實招來!”石獅不答一聲。
       徐胡又把驚堂木一拍,大叫道:“你講不講?不講要動刑了!”
       觀眾個個嘻嘻哈哈、捧腹大笑,暗想:莫非縣老爺真的瘋了?石獅怎會開口呢?
       這時,徐胡離開座位、走近石獅,將耳朵靠近石獅嘴邊,邊聽邊自言自語道:“嗯,嗯,你承認油擔子是你偷的。”
       說完,他回到原處坐下,鄭重宣布:“石獅已經坦白認罪。審石獅到此結束!將石獅帶回大牢關起來,準備定罪判刑;吳春到縣衙門口,從入門錢中領三千文回去做生意本錢、好好生活。大家都回去吧!”這時,臺下議論紛紛,都說這案件審得簡單草率,是縣老爺太糊涂了。
       其實,徐胡一點也不糊涂。他未動用府銀,從入門錢中讓吳春領回三千文錢,先安頓了他的生活出路,然后,還留下了一條長線想釣大魚哩!原來,他早就叫衙役在清水桶邊監視,看看誰投的錢帶有油膩? 有油膩的錢投入水中,水面馬上就會浮出一層油花。這天,一共有十三個人投的錢浮出油花。據調查了解,其中七個是賣油條的小孩,三個是油行的伙計,兩個是賣油郎,只有一個是漳州岳口社的賭棍,叫胡文,他游手好閑,從來不務正業。徐胡當場就叫兩位衙役跟蹤、監視他的行動。
       第三天,胡文和幾個賭博兄弟正在市仔頭彩云酒樓喝得酩酊大醉。有一人說:“前天,徐胡審石獅,石獅竟會當場招供,真是奇怪。”
       胡文胸膛一拍,說:“縣老爺發瘋了,你也發瘋了嗎?你知道油擔是誰挑走的嗎?”
       賭博兄弟問:“不然是怎么一回事呢?”
       胡文大笑,手指著自己的鼻子說:“是你老子挑走的!”
       這時,暗中化裝成端菜的衙役走過來,對著胡文說:“石獅案發了!”當場就把胡文抓走了。
       原來,在徐胡行香那天,胡文賭博輸得一身精光,還欠人家幾千文錢。聽說縣令到東門外赤嶺社行香,他就跟著去看熱鬧,想渾水摸魚。走到關帝廟前,他看見表弟吳春的油擔,就順手牽羊地挑走了。后來聽說徐胡審石獅,他以為縣老爺無計可施,找石獅子出氣,就走去看看。到入門處,他與其他人一樣,投下了兩文錢,銅錢落水,一層油花,誰知被看出破綻來。
       徐胡在第五天出了告示,說偷盜油擔的竊賊已查獲并判刑,他審石獅不過是借題發揮,石獅子已令衙役運回原處。
      徐胡利用審石獅、巧斷偷油案后,正想舒心小憩,耳邊忽然響起萬智君師爺的聲音:老爺,舊橋那件沉尸案要怎樣審理呢? 徐胡不能不重新抖擻精神、陷入沉思。他如何迎接新挑戰? 請聽下回分解。
          (楊澍搜集  盧奕醒整理)

      《徐胡奇案》一書已由中國詩詞楹聯出版社出版,讀者如有需要者,可與盧奕醒先生聯系,手機:13799818156 。

相關文章
相關評論
姓名:*
  聯系QQ:
  郵箱:
  個人主頁:
評論:*
驗證:* 看不清?點擊換一個


共有0人對本文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最近更新
薌城:兩名輔警及時救助一名暈倒的女學生
為祖國慶生 藥師創作不同“福”字造型的“
左手作家 右手編劇
80部中外電影將亮相第28屆金雞百花電影節
國臺辦:推動兩岸關系和平發展 堅定推進祖
法官黃志麗:做一枚永不生銹的“螺絲釘”
治病錢落車上 民警幫忙尋回
歷時7個月 護士手繪醫院地圖
青禾創作40周年 發表長篇小說9部
“兩岸文化聯結只會越來越深”
馬山的傳奇由來
薌城河北警方聯手解救一名欲輕生女子
八旬老人迷路 民警助其回家
漳州軍醫在國際學術大會上首提“中國結”的
打造兩岸共同市場 壯大中華民族經濟

贊助商鏈接

點擊排行
【《徐胡奇案》故事連載】第二回 牛刀小試
蔡姓的由來
柳少安遷治龍溪
漳浦舊鎮:架起兩岸連心橋
戴姓的由來
中山公園南門將恢復民國風貌
雷公石的來歷
陳姓的由來
曹姓的起源
清朝大宅院藏身南靖后眷村
桃花報春訊
“燕子尾”背后“勾心斗角”
艾姓和白姓的由來
著名花鳥畫家魯石 杜小玉作品展暨專場拍賣
喜迎“九·八”尋商機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 在線QQ:0
閩ICP備10018139號
Copyright 2019, 版權所有 www.0124672.live.
河北20选5复式中奖